国内统一刊号:CN52-0020 六盘水日报社出版总编室:8268809记者部:8261612编辑部:8261671






2021年06月11日

油路修进苗家寨

□施 昱

我的故乡在钟山区大河镇的嘎尼苗寨。小时候听唱《铁路修到苗家寨》的歌曲时,心里颇为振奋。而近年柏油路修到我们嘎尼苗寨后,我的心里更加振奋和自豪。

原来村寨未通公路时,我们嘎尼苗寨被贴上落后的标签,每逢周日赶乡场时,乡亲们背着几十上百斤农产品,要步行两三个小时的泥泞小路才能走到当时大河区区政府前面的集市上,溅得满裤黄泥。卖完货物兑换成现金后,又购买短期生活用品在暮色中往家赶。

当年父亲是生产队队长,有一年,他带着本队的乡亲去大河粮管所缴纳公余粮,因短时间烘炕的玉米还残留些湿气,粮管所的司磅员吼了父亲一通,逼着乡亲们把玉米进一步晒干后,再过秤交粮。因返家要走几十里山路,不便背粮回本生产队的公房里烘炕,只得借宿粮管所附近的农家,玉米晒了两天才交成。这件事刺痛了父亲和乡亲们的自尊,那时他们非常盼望有公路修到嘎尼苗寨,好用马车运交公余粮。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乡里修建通往家乡的大连公路时,其他被占用承包地的农户都向乡里来做工作的干部讨价还价,尽量多要补偿费,可我家被占了几亩良田好土,父亲二话没说就把田地让出来修路。修路期间,父亲还常做饭招待修路人员,希望能尽快把路修通。

在让出土地修路的同时,我家还承担修路义务,刚上小学的妹妹居然被父亲带到工地做义务工,妹妹背泥巴的可怜样仍留在我的脑海中。因为辛苦疲倦,妹妹背着背着就躺在泥堆上睡着了,父亲只好脱下外衣盖在她身上防寒,随后便转过身继续吭哧吭哧挖土填方。公路修通后,乡里分管交通的副乡长还来我家表扬父亲主动出地修路的无私品德。父亲说,修路对大家都有好处,出点地是应该的。言罢,父亲还叫母亲炒好菜,用自己酿来过年的米酒招待他,把他喝得高高兴兴返回乡里。

大连公路修通后,尽管还是泥砂路,可乡亲们能用车子把自家种植的土特产源源不断运出变卖,市中心区的商贩也常深入苗寨收购山货运到农贸市场转卖赚钱,故乡的原煤也被货车运到六盘水火车站装上车皮销往外地……乡亲们因路通而逐渐富了起来。然而,因长期没人养护,该路被重车压得坑坑洼洼,加上有的路段弯急路窄,常发生交通事故。

每次我从城区回家时,都在听到父亲叨念:“要是进我们苗寨的大连公路像市里的柏油路该多好!”我只是用美丽的谎言宽慰父亲:“快了!快了……”殊不知,2008年大连公路被提级改造为柏油路,它像一条银灰色飘带进入我的家乡。尤其是近几年来通过脱贫攻坚,好几条柏油路都修到嘎尼苗寨,甚至联通了杭瑞高速和六盘水高铁站,父亲的梦终成现实。

为让苗寨的村民早日脱贫,过上更加幸福的日子,当地政府又把嘎尼苗寨列为易扶搬迁对象,统一规划建成嘎尼苗寨易扶搬迁安置点,原来住在大山深处的苗族同胞,现已住进漂亮的楼房,水、电、路、讯和电商业务等“肝胆俱全”。

嘎尼苗寨易扶搬迁安置点的楼群与摩俄河畔的嘎尼新苑、凉都国学馆等景区设施交相辉映,如今,嘎尼苗寨的乡亲们除人居环境优美、日常生活方便外,他们还开着轿车到附近的凉都国学馆、嘎尼茶园、大河堡和嘎尼葡萄基地上班,成为新时代的农村工人……

--> 2021-06-11 1 1 六盘水日报 content_27381.html 1 油路修进苗家寨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