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20 六盘水日报社出版总编室:8268809记者部:8261612编辑部:8261671






2020年10月17日

稻香里的儿时记忆

□罗 环

呼吸弥漫着稻香的清新空气,思绪中,似乎又见“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静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的儿时插秧场景。

我的家乡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四面环山。土地分产到户后,有壮劳力的人家,田地里春夏秋冬收获丰益;劳力不足的,田地荒芜,杂草丛生,让人焦心。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我家严重劳力不足,但是母亲带上我们几兄妹干农活,硬是不让一块土地荒废。母亲说,国家将土地分给咱们,土地是咱农民的命根子,我们要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土地。

母亲整日劳作在土地上,为减轻母亲的负担,每天下午放学后,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河边看看田里的水是否充足,看到田水少了,必须及时将河边水沟里的水引到自家田里。

放田水是很讲究的,小时候很贪玩,一天放学,贪玩时就忘记去放田水,第二天母亲发现后便狠狠地揍我们。还有一次放完田水忘了堵上入水口,喝饱水的部分田埂眼看就要冲垮了,幸亏二叔去放田水时及时帮我家放掉多余的田水并堵住入水口。入水田虽然堵住了,但母亲还是气得惩罚我们,细柳条抽打在身上,让我们记牢了自己的责任。

小时候,只记得母亲特别能干,整天不知疲倦地劳作着,待到稻谷成熟时,家家户户欢天喜地忙着收割。收割稻谷是最为艰辛、苦累的过程,只见母亲拿着一把镰刀不停地割着稻穗,汗水流满脸颊也顾不上擦试。每天放学,当看到母亲背着一大背稻谷迈着沉重的脚步出现在村口时,我和妹妹总会跑上去迎接母亲。每天收回稻谷,母亲总是简单地吃了点饭后,便戴上头巾,将捆好的稻谷解开,找来簸箕,然后在簸箕中放上一条木凳,双手握住稻穗尾部,抡起稻谷使劲拍向凳子。一小会功夫,一簸箕稻粒就被母亲摔打出来了,这些打出来的稻粒经过晒干后,我们就开始品尝新鲜的稻米了。

那时候,秋天时季是最让喜悦的季节,有一年秋收时节,村口的柿花树上结满了柿子,爬在树上玩耍的我远远看到母亲背着一大背稻穗回家时,我急得像老鼠一样从树丫上跳下,光着脚风一样往家跑去完成当天母亲安排的家务活,毕竟细柳条打在身上的滋味不好受。记得当时由于跑得急,忽然一脚踩空滑到路边水沟里,所幸水沟不深,但是小脚趾被玻璃划了一个大口子还混然不觉。

待家务做完,地上全是玻璃刮伤脚留下的血脚印,劳作了一天的母亲进门时便听到我的哭声,母亲当时拿过水壶倒了凉开水在盆里,又往盆里撒了一把盐巴,再蹲下身子把我受伤的脚反复冲洗,脚虽然疼,但看到母亲汗流浃背的样子,我流泪了。冲洗干净,母亲轻轻将我的腿放在凳子上,慢慢撑着腰站起来破着脚向门外走去,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把黑蒿。母亲把黑蒿捣碎后敷在我的脚上,阵疼立即减轻了许多。

一个个丰收季过去,我们慢慢地长大了,踏上了工作岗位。但无论走到那里,我始终忘不了母亲挥舞着一把瘦如弯月的镰刀和手心里磨出的血泡。忘不了母亲每次扬稻谷时甩出的如雨后彩虹般的弧线,忘不了一颗颗饱满的稻粒后面母亲的汗水。多少个夜里,我总是在梦中回到童年的故乡,梦到秋天的恬淡和温馨。

又是一年丰收时节,好想就这样静谧地躺在秋夜的风韵里,让稻谷的清香慢慢沁入心田。

--> 2020-10-17 1 1 六盘水日报 content_16087.html 1 稻香里的儿时记忆 /enpproperty-->